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一九七八年七月二十二日,SNK正式成立于日本。 SNKSNK对于不少玩家来说,真的是一个值得怀念的存在,谁没有在放学后的街机厅和朋友搓上过几把《拳皇97》呢?那个时候,《拳皇97》在国内几乎一度成为了SNK的代名词,但作为一款在平衡性上表现并没有那么好、充斥着大量BUG、在国际市场上被早早淘汰的“拳皇”系列游戏,它在国内风靡的原因其实可以很简单的归结到盗版基板的泛滥上,而SNK这家诞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的公司,也绝不仅仅是一句“做97的”就可以概括的。 《拳皇97》在SNK正式成立之前——也就是一九七三年,一家名为Shin Nihon Kikaku的公司开始涉足街机游戏行业,而很快,这家公司就于一九七八年重组为股份制企业“新日本企画”——Shin Nihon Kikaku Corporation,而我们所熟

    2019-07-22 23:16:5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一日,Key社正式成立于日本大阪。Key对于Galgame玩家来说,Key社一定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樋上至、麻枝准、Na-Ga、久弥直树、折戸伸治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从“四季组曲”的《ONE~辉之季节~》《Kanon》《AIR》与《CLANNAD》诞生之后,Key社就在无数的Galgame玩家心中占据了足够高的地位,其中《Kanon》《AIR》与《CLANNAD》三部作品更被称作是“催泪三部曲”。《Kanon》尤其是“催泪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作品——《Clannad》,在我心目中这就是Key社最高成就的杰作。相较于之前的《Kanon》与《AIR》,这也是Key社首部全年龄向的作品,虽然缺少了成人内容部分的内容,但是正如我之前所说,对于某些游戏来说,有了成人内容反而是多余的,《Clannad》正是

    2019-07-21 23:31:23
    0 银河正义使者
  • 《最终幻想14:漆黑的反叛者》——也就是玩家口中的5.0版本日前在metacritic上拿下了媒体均分92与玩家均分9.2的优秀成绩,在这个目前MMORPG游戏市场显露颓势——毕竟连那个曾经等同于MMORPG游戏本身的《魔兽世界》,最新版本资料片“争霸艾泽拉斯”也只拿下了媒体均分79与玩家均分3.0的分数,活跃人数还在不断下滑——的当下,一跃成为MMORPG游戏历史上评分名列前茅的作品。你很难想象会有一款游戏迎着时代的浪潮逆势前行,但它确实做到了,于是我们想和你聊一聊,聊聊这个在现在游戏市场已经不怎么火热的游戏类型——MMORPG游戏,聊聊那些个曾经鲜活无比的世界,聊聊你对那些世界的回忆。 银河正义使者:“songnide”“yubiediu”沼雀:那就从两个方面去聊聊吧,一是回忆,二是看法。首先,我还算一名喜

    2019-07-21 20:56:5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堡垒》正式发售于Xbox 360上。 《堡垒》独立游戏总是充满了奇妙的创意与令人赞叹的想法,比如《时空幻境》,比如《FEZ》,比如《传说之下》,又比如《堡垒》。Supergiant Games的名字对于现在的不少人来说,可能十分陌生,而在《堡垒》发售之前,对于所有人来说,Supergiant Games更是闻所未闻。 Supergiant GamesAmir Rao与Gavin Simon曾经在EA的《命令与征服》项目组工作,二零零九年的时候两人选择从EA离职,创建了Supergiant Games,在一个房间里集合了七个人,开始了独立游戏之路。而他们的第一款游戏,就是《堡垒》。游戏在开发之前使用了九个月的时间来确定游戏核心玩法,在二零一零年三月的GDC上,本作有一个雏形版本,但因为几乎

    2019-07-20 15:24:0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最终幻想10》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 2上。《最终幻想10》其实我对于《最终幻想》系列有一个自己的划分,不过也仅限于我自己写作相关内容时使用的依据。我一般以《最终幻想7》作为整个《最终幻想》系列的分界点,在《最终幻想7》面世之后,整个系列就已经被分为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部分,一个是由《最终幻想3》开始确定风格一直到《最终幻想6》结束的“前最终幻想”时代,这个时代的名字很显然是我现编的,但是它与之后的《最终幻想》系列最大的区别就是所有作品都是由坂口博信为开发主导、天野喜孝担任人设,并且在游戏类型上属于2D游戏时代产物。这之后,随着Square的《圣龙传说》被任天堂制裁之后,首部3D化的《最终幻想》——《最终幻想7》被放到了索尼的PlayStation上,伴随着坂口博信渐渐退出主导地

    2019-07-19 20:39:2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街头霸王4》在日本发售于街机平台。 《街头霸王4》如果不是朋友的提醒,我都有点忘记《街头霸王4》从诞生到现在,也有十一个年头了。不过这应该不是我的错,毕竟除了二零零八年发售的《街头霸王4》以外,Capcom还陆续推出了《超级街头霸王4》《超级街头霸王4:街机版》与《终极街头霸王4》三部升级作品——就这我还没有算上一开始的“家庭版”与为了3DS推出的《超级街头霸王4:3D版》,由于《终极街头霸王4》是二零一四年的作品,所以恐怕导致了不少人和我一样在记忆中觉得“街霸4”并没有推出多久。 《终极街头霸王4》但如果深究下来,《街头霸王4》确确实实是一款十一年前的作品了,而有趣的是,《街头霸王4》与《街头霸王3》也整整相隔了十一年。 《街头霸王3》格斗游戏市场的衰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街头霸王3》

    2019-07-18 18:35:26
    0 银河正义使者
  • 日式抽卡类手游,是指一个以概率机制为核心,推动收集以及养成玩法的手游大类,其核心玩法因为酷似一度风靡日本的扭蛋机器的玩法,所以这种游戏类型又被称为日式扭蛋游戏。这个类型的游戏一度因成本回收迅速、用户群体广大、内容制作简单等特点,在日本呈现井喷式的发展,自日本舶来之后,也一度成为了国内手游厂商的香饽饽,这一趋势直到近年才开始衰退。“扭蛋”机制的起源与手游化扭蛋狭义上指代的是一个装着未知玩具的蛋壳状物体。相对的,扭蛋机就是指投入一定价值的钱币就可以进行盲选扭蛋,随机获得其中玩具的机器。所需的价值一般也不会太高,基本可以被日本的硬币面额轻易消化。其主要面向的用户包括手攥零花钱,希望获取实体玩具的儿童;也包括纯粹对于扭蛋收集抱有兴趣的成年人群体。所以扭蛋其实是有节制的健康游戏,如果一款游戏只是无下限地利用概率陷阱,而从

    2019-07-18 10:59:17
    0 太空棕熊
  •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我们的太阳》在日本发售Game Boy Advance上。 《我们的太阳》在那个Konami还是一心向善——大概吧——的年代,《我们的太阳》确实算是一部非常杰出的作品,当然,相较于其游戏质量的突出,在创意方面,《我们的太阳》更加出彩。《我们的太阳》是Konami为Game Boy Advance——也就是GBA发布的一款ARPG游戏,游戏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黑暗时代的故事,在那个时代有着吸血鬼的存在,而主角Django——一个吸血鬼猎人,拿着Gun Del Sol——一种以吸血鬼最为惧怕的阳光作为弹药的枪械,前往死者之都Istrakan。 《我们的太阳》怎么样,是不是一个挺常见的故事?而让《我们的太阳》显得与众不同的则是其设计。本作的玩法结合了地下城探索、解谜和潜行,当然,你可能会说这几种玩

    2019-07-17 23:37:34
    0 银河正义使者
  • 瘦弱、安静与谦逊,这是我看见野末武志第一时间的感受。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在整个交谈过程中,野末武志一直维系着给我的第一印象,面对我的提问始终用着不疾不徐的语速回答、每一个回答结束都会对我点头微笑示意,甚至在我们因为场地问题而不得不中断采访更换采访地点的时候,依旧保持着足够的礼貌。对于野末武志,其实可能有很多人都并不了解。作为SQUARE ENIX事业企划推进室影视项目制作人兼导演的他,也许并没有阪口博信、植松伸夫、北濑佳范、野村哲也和吉田直树这般引人注目,但对于《最终幻想》的历史来说,野末武志是一个很难绕开的名字。《最终幻想VII圣子降临》的联合导演、《最终幻想XV王者之剑》的导演、《最终幻想XIII》《最终幻想XV》《最终幻想:纷争》和《王国之心》系列的CG动画导演,这些title都是野末武志出现在各个场合会被

    2019-07-17 14:21:2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二年七月十六日,《鸵鸟骑士》正式发售于街机平台。 《鸵鸟骑士》《鸵鸟骑士》是一款由Williams Electronics开发的街机游戏,设计师是John Newcomer。在一九八一年的Williams Electronics发售横版射击游戏《Defender》大获成功之后,John Newcomer决心从玩具设计师转行,加入Williams Electronics制作游戏。 Williams Electronics而他的第一款游戏就是《鸵鸟骑士》,最初的John Newcomer已经将《鸵鸟骑士》规划进了可以双人同时游戏的范畴——这在当时还是比较少见的,而为什么选择“鸵鸟”作为游戏的主角,在《Retro Gamer》的采访中曾经出现过答案,最开始的候选人非常之多,机械装置、神话人物和动物都在其中,但最

    2019-07-16 17:21:1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三年七月十五日,Famicom发售于日本。 Famicom对于游戏历史来说,任天堂的身影无处不在;而对于任天堂的历史来说,Famicom(以下简称FC)的身影无处不在。大家都知道,任天堂最初是一家售卖花札纸牌的公司,直到山内溥出任社长之后,任天堂才开始涉足玩具与游戏行业。当时的任天堂专注于游戏软件的制作,主营业务就是街机平台上的光枪游戏,但在同一时间,任天堂也开始对游戏主机展现出了兴趣,首先尝试的目标就是在日本地区代理销售Magnavox Odyssey游戏机。 Magnavox Odyssey三年之后,任天堂终于决心生产属于自己的游戏主机——Color TV-Game,而宫本茂正是在这个时候加入的任天堂。Color TV-Game的市场表现并不赖,甚至还推出了好几个后续版本,于是坚定走上游戏主机行业的任

    2019-07-15 23:03:17
    0 银河正义使者
  • 近期,在全国各地的肯德基店铺内掀起了一阵由《最终幻想14》(以下简称FF14)引发的“血案”。无数“光之战士”(《FF14》内玩家角色的称呼)在攻略联动四人套餐的“战斗”中败下阵来。而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一只“黑肥鸡”——购买肯德基联动套餐所送的限时坐骑。这种通过联动刺激消费的操作如今已屡见不鲜,但吃着汉堡,满嘴流油的“光之战士”们着实很容易给不了解情况的吃瓜群众们留下“肥宅”的不良印象。 仅仅凭借一份肯德基套餐就给《FF14》玩家们安上“肥宅”的帽子必然是不妥的。但这也确实激发了不少网友对《FF14》玩家们“真面目”的探讨以及对《FF14》这款游戏的好奇。最直接的,莫过于对这次事件的各种“沙雕”表情包的使用和讨论。那么,引发网络热议“光之战士”们是否就如同表情包上展示得那样有趣呢?他们在艾欧泽亚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2019-07-15 18:18:56
    0 店点
  •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四日,《神秘的约柜》在日本发售于SFC上。《神秘的约柜》SFC末期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间。不仅有着“给历史上最伟大的一百个RPG游戏排出先后顺序是件很难的事情,但要是选出第一却无比简单”的《时空之轮》诞生,还有着诸如《幻想传说》《星之海洋》《四狂神战记2》《天地创造》《天外魔境ZERO》等作品涌现,无一不是值得拿出来说道说道的游戏,而今天的主角正是同样发售在SFC末期,被一众大作掩盖了光芒的《神秘的约柜》。《时空之轮》Enix想必大家都十分熟悉,虽然在很多时候提起它时,只有《勇者斗恶龙》可以一聊,但无可否认的是,Enix在与Square合并之前,还是有着为数不少的优秀游戏作品,比如由Produce!为其制作的《神秘的约柜》。《神秘的约柜》游戏画面作为一家曾经制作过AVG游戏《港口镇连续杀人事件》

    2019-07-14 23:26:08
    0 银河正义使者
  • 新款Switch的消息传了又传,前段时间的华尔街日报恨不得一星期一篇预测来证明新款Switch的存在,好在老任没有藏着掖着太深,这款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新款Switch——Switch Lite终于现身了,但可惜的是,不少人预想中的升级版本Switch还是没有消息。于是对于这款可以说有些“缩水”的Switch Lite,我们想和你聊一聊,你是如何看待的?而你又是否会购买它?银河正义使者:能以更加低廉的价格让更多的玩家接触到任天堂的第一方游戏,这终归是件好事。当然了,对于增强版还是没有消息这一点儿,我个人内心还是有点儿遗憾的。目前的Switch对我来说在性能方面其实还是差点意思——虽说经常玩老任的游戏已经习惯了——但《异度神剑2》在掌机模式下玩起来是真的瞎眼睛,主机模式下也只是勉强能玩。于是一台能

    2019-07-14 15:56:0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三日,《燃烧战车》或者说《合金装备》正式发售于MSX2上。 《燃烧战车》&《合金装备》相信大家对于Konami与小岛秀夫的故事已经听得耳朵都起满了茧子,但往往这些故事都会把重点聚焦在《潜龙谍影(Metal Gear Solid)》这一系列的游戏上,这个在上世纪末诞生于PlayStation上的系列不仅开创性的让游戏中的电影化叙事成为了可能,还使得小岛秀夫这个名字响彻了游戏界。 《潜龙谍影》但《潜龙谍影(Metal Gear Solid)》并不是系列的原点,整个Metal Gear系列其实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潜龙谍影(Metal Gear Solid)》,而另一个则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同样由小岛秀夫创造的首款主机平台的潜行游戏《燃烧战车(Metal Gear)》—

    2019-07-13 19:31:22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二日,日本一正式成立。 日本一当然,在比这要早上一点儿的时间里,日本一的雏形就已经诞生了。一九九一年的九月,有限会社プリズム成立,两年之后,为了将销售业务进行分离,有限会社プリズム企画正式成立——这就是日本一的前身,直到次年,分离出来的有限会社プリズム企画才正式更名为日本一。不过虽然经历了业务分离与更名,但日本一从有限会社プリズム进行业务分离开始,就始终坚持在游戏行业发展。而其将业务进行分离的原因,也正是在那一年有限会社プリズム协助Imax制作了RPG游戏《圣灵珠传说》,这之后的有限会社プリズム企画——或者说日本一就在游戏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了。 《圣灵珠传说》在帮助Capcom将《龙王战士》移植到SFC的同时,有限会社プリズム企画还开发了自己第一款独立制作的游戏《ジグソーパ〜ティ〜》——一款益

    2019-07-12 22:41:10
    0 银河正义使者
  • 说起初音未来,可能大部分玩家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那个留着双马尾,身着墨绿色连衣裙,并且与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可人少女形象。这个以声优藤田咲为音源,由CRYPTON FUTURE MEDIA凭借YAMAHA旗下的VOCALOID音乐合成软件所开发的虚拟歌姬,一经推出便如同燎原之火般迅速在日本流行起来。如今的初音未来已成为虚拟歌姬这一产业的标志性角色,连带着之后推出的其他用VOCALOID制作的虚拟歌姬,整个“V家”在ACG界俨然已发展成为一方巨擘。而在同人圈子内,“V家”更是与“东方”,“舰娘”一样始终是展会中的常青树。 预见到虚拟歌姬发展前景的世嘉早早就与初音未来“签约”,并在2009年于PSP上发行了音游《初音未来:歌姬计划》。这款游戏仅仅上线一周便已售出超过10万套,并一举拿下了该周日本游戏销量的第二名。此后

    2019-07-12 15:11:41
    0 店点
  •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一日,《掠食》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 《掠食》大部分的玩家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恐怕第一反应就是Arkane Studios在二零一七年制作的游戏《掠食》,继而想到另一件事——前两年才发售的游戏也可以算作【游戏历史上的今天】?当然,这并不是我找不到合适的游戏而拿来凑数的,二零零六年的这款《掠食》确实是在七月十一日所发售的,而它与Arkane Studios的《掠食》也并不仅仅只是名称相同而已,虽然不是续作或是别的什么,但其之间有着更多复杂的联系。 《掠食》最开始的《掠食》的概念来源于3D Realms,在一九九五年就已经纳入了开发计划中,而当时参与游戏开发的就有汤姆·霍尔——那时的他已经从id Software离职,但在《掠食》开始进入设计阶段一年左右,他就随着约翰·罗梅洛一起创办了离子风

    2019-07-11 23:02:5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七年七月十日,《装甲核心》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上。 《装甲核心》提起FromSoftware,恐怕不少玩家最先想到的就是宫崎英高,进而想起《黑暗之魂》、《血源》与《只狼:影逝二度》,更加老一点儿的玩家脑海中还会蹦出《恶魔之魂》、《装甲核心》与《国王密令》的名字。 FromSoftware作为FromSoftware在完成了三作《国王密令》后开启的全新系列,《装甲核心》确确实实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在“魂”系列还未诞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装甲核心》都是FromSoftware最核心的产品。 《装甲核心》初代《装甲核心》由当时FromSoftware的社长神直利领头开发,制作过程中汲取了非常多FromSoftware在制作《国王密令》中的经验,不少的细节都可以看出来自于《国王密令》,但同样也有许多属

    2019-07-10 17:28:0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刀塔2》正式上线于Windows。《刀塔2》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MOBA——或者说类DotA游戏都是电子竞技的热门项目,而每一年国际邀请赛(The International DOTA2,以下简称TI)总奖金都不断再创新高的《刀塔2》更是其中翘楚,虽然我们总是Deadgame、Deadgame的喊着,但这也是因为《刀塔2》目前确实在整体热度上略为逊色而造成的调侃,可尽管如此,每每一到TI举办的前夕,总是会有一群“云”玩家嚷嚷着“游戏可以不玩,但本子一定要买”,然后打开千八百年都没有打开过的客户端,氪上个几百上千级。这群玩家从当年有时间没钱的毛头小子过渡到了有钱没时间的社会人士,而陪伴着他们的游戏也从《DotA》变成了《刀塔2》。TI9 总奖金从游戏历史的角度来看,《DotA》或者说《刀塔2

    2019-07-09 23:31:29
    0 银河正义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