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最新原创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无主之地》发售于PlayStation 3与Xbox 360上。 《无主之地》对于《无主之地》,我有着太多可聊了,但那往往都是一些回忆。比如我打小长在一座小城,第一次见到《无主之地》的时候,它还被放在一个玻璃柜子里,简陋的包装上面贴着“¥15.00”的标签。那家挂着“维修电脑”蓝色招牌的店铺是周遭孩子们的最爱,时空仿佛在那里静止了,你可以看到玻璃柜台里并排放着“300合1”的FC卡带与《上古卷轴5:天际》的安装光盘,只不过它们都是盗版的;靠在墙壁的货架上,往往会有从小霸王学习机到GBA再到PSP与PS3的各类主机,当然,其中也夹杂着些我至今仍然认不出来的机器。这里什么都有,但唯独不修电脑。“不好玩不要钱”是那个不修边幅的老板为了将《无主之地》卖给我而放出的豪言,他用着因为熬夜变得充满血丝

    2019-10-20 21:44:5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辐射:新维加斯》在北美正式发售。 《辐射:新维加斯》说实话,《辐射》这个IP如果要聊下去,那么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无底洞了。而且时至今日,有着无数从业者与玩家把《辐射》扒了个底朝天,有关于《辐射》的无数讨论与分析已经足够多且深入了,我这种半吊子倘若轻言,怕不是有些班门弄斧,于是这次,就只是单纯的聊聊《辐射:新维加斯》的只言片语。就像所有提起《辐射》的文章一样,我自然也无法免俗的要聊到黑岛。黑岛虽然随着Interplay的消失而消失了,但其对于《辐射》这个IP的影响依然不容小觑。在Bethesda获得了“辐射”系列的开发权利后,制作出来的《辐射3》其实与之前的作品相差非常大,无论是全新的3D游戏模式还是玩法上都有着一定区别,这也导致了不少前两作的拥趸对《辐射3》兴趣缺缺。 黑岛工作室而我个人,

    2019-10-19 16:31:09
    0 银河正义使者
  • 在游戏中,总有一些东西会让我们在许多年后,依然记忆犹新。那可能是一些可爱的人儿,也可能是一些有趣的事儿,但更多的,可能只是一句话。于是,我们想和你聊聊,分享那些令我们映像深刻的游戏台词。 当然,也希望你也可以在评论区畅所欲言,和我们分享你的生活。 银河正义使者大概是《重装机兵》吧,里面曾经有一句“这个世界就是以去过多远的地方,见过多少人,来衡量一个人的人生价值”。 也许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句话给当时那个攥着手柄坐在小霸王前面,看着满屏幕像素点的男孩带来了多少的震撼,又是怎样影响了他的一生。机核曾经有过一个Slogan,电子游戏救世界。我永远相信这句话。 春希太多了太多了,都出自《白色相簿2》。尤其这三句,经典: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还得到了一生的挚友,两份喜悦相互重叠,这双重的喜悦又带来了更多更多的喜悦。本应已经

    2019-10-19 15:39:22
    0 银河正义使者
  • 从1996年的《牧场物语》初代到未来的的《牧场物语:重聚矿石镇》,该系列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陪伴着一代人的成长。而“牧场物语”系列的发展之路就像玩家的人生之路,绝非一帆风顺。

    2019-10-19 10:12:33
    0 木大木大木大
  •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旺达与巨像》在北美发售于PlayStation 2上。 《旺达与巨像》我记得我曾经聊到过《旺达与巨像》。在上田文人的ICO、《旺达与巨像》与《最后的守护者》三部曲中,我尤为喜欢《旺达与巨像》。 《旺达与巨像》游戏画面可能很难理解,但你可以想象,当年那个刚刚脱离了撒尿和泥玩的半大小子在他接触到电子游戏寥寥几年之后,他第一次玩到《旺达与巨像》会是一种什么感受。如果说有什么游戏改变了那个他一生的轨迹,那么除了更早些的《重装机兵》以外,就是《旺达与巨像》了。 《旺达与巨像》游戏画面《重装机兵》让他明白了电子游戏绝不只是福彩3d跨度走势图那么简单,而《旺达与巨像》让他第一次理解到了,为什么游戏也可以被称作艺术。这就是上田文人的魅力。 上田文人说实话,《旺达与巨像》和ICO如出一辙,都是在游戏设计层面尝试去做减法

    2019-10-18 14:13:5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恶霸鲁尼》在北美发售于PlayStation 2上。 《恶霸鲁尼》前段时间的福彩3d字谜总汇想必大家一定都有所了解,《恶霸鲁尼2》的开发被传已经中止——即便它的完成度已经让其可以正常游戏了。当然,这个传闻的真假我们无从判断,但《恶霸鲁尼》过了这么多年,还能有些消息蹦跶出来,这总是件好事。虽然,因为很多原因——无论是政治、社会还是市场反映,我们很有可能再也难以见到《恶霸鲁尼》的新作了。但无论如何,《恶霸鲁尼》仍旧是个优秀的游戏。 《恶霸鲁尼》游戏画面作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的Rockstar Games的出品,《恶霸鲁尼》在知名度上到是要略逊于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品,但它受到的争议却一点儿也不比“GTA”系列要少。 Rockstar Vancouver在《恶霸鲁尼》发售之前——大概也就是一年前,一个电子

    2019-10-17 23:56:0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机械迷城》正式发售。 《机械迷城》无论是对开发商Amanita Design还是我们来说,《机械迷城》都是个重要的游戏。Amanita Design成立于二零零三年,起初只是一家专精于网页游戏的公司。在《机械迷城》发售之前的代表作大概就是《银河历险记》了——一代是网页游戏,而二代是客户端游戏,但游戏的流程都偏短,《机械迷城》是他们的第一款可以说得上是“完整”的游戏了,同时也是让他们声名大振的游戏。 《银河历险记2》当然,在制作《机械迷城》的时候,这家并不大的开发商遇上了不少问题。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没钱,因为相较于Amanita Design以往那些制作周期在一年左右的网页游戏,《机械迷城》高达三年的制作周期所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一度Amanita Design遇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

    2019-10-16 21:42:2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五日,《吸血莱恩》在北美发售于PlayStation 2和Xbox上。 《吸血莱恩》对于Terminal Reality来说,公司的名字很难说有没有旗下的作品出名。比如知道《夜曲惊魂》的人很多,但对于Terminal Reality了解的人就比较少了,而《吸血莱恩》亦是如此。 Terminal Reality作为一款游戏,《吸血莱恩》可聊的其实并不多。可能在绝大多数人的脑海里,对《吸血莱恩》这个名字的记忆都是由那位人称“史上最烂导演”的乌维·鲍尔所带来的,毕竟这哥们除了《死亡之屋》与《鬼屋魔影》外,拍的第三部游戏改编电影就是《吸血莱恩》,电影拍的怎么样其实不用我多说,去看电影的基本上也都是冲着女主角莱恩的扮演者克里斯塔娜·洛肯的前凸后翘去的——这与游戏本身在很多时候不谋而合。 克里斯塔娜·洛肯《

    2019-10-15 19:15:2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四日,《盟军敢死队3:目标柏林》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 《盟军敢死队3:目标柏林》对于不少人来说,“盟军敢死队”这个IP应该算是童年回忆了。利用小队里不同角色的独特能力,互相配合解决一个又一个关卡,所获得的成就感是难以言喻的。 《盟军敢死队3:目标柏林》游戏画面不过对于系列粉丝来说,《盟军敢死队3:目标柏林》应该就是最后的回忆了,这当然并不是指这个系列就此完结——虽然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这么说,但在老玩家的眼里,想必对“盟军敢死队”也就此划上了句点,毕竟谁也不想玩那个第一人称视角的衍生作品——《盟军敢死队:打击力量》。 《盟军敢死队:打击力量》Pyro Studios的命运也随着“盟军敢死队”系列而变动着。初代《盟军敢死队:深入敌后》让所有人知道了Pyro Studio

    2019-10-14 19:51:19
    0 银河正义使者
  • 距NS的首次发售已经过去两年多时间了,老任新一代主机在编辑部的普及率也是水涨船高,几乎达到了人手一台的程度,而每个人买NS的理由都各不相同。 海涅老师是为了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光头而买,“《猎天使魔女》的战斗系统秒杀几百个‘鬼泣’”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春希老师据说是“出卖”了身体换来的,白嫖永远是最爽的; 水古月老师则是因为“马造2”,“在买这个游戏前,我根本不知道它有这么难”; 沼雀老师对《神界:原罪》情有独钟,躺在床上宛如废人一般打穿游戏是他的梦想;卜鲁SHI老师作为一个任天堂粉丝,自然是“For the Nintendo”;木大木大木大老师嘴上说是为了《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但实际游戏时间还没超过二十个小时;而我,买了两次。一次是出于习惯,一次则是为了《勇者斗恶龙11 S》,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游戏

    2019-10-14 14:42:1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死亡空间》在北美正式发售。 《死亡空间》我一直觉得《死亡空间》是个非常恐怖的游戏,虽然不像日式恐怖游戏一样面对恐惧毫无还手之力,枪械所带来的安全感也要比相机高一些,但面对《死亡空间》通过狭小的环境构建与“肢解”效果带来的视觉冲击,这终究还是有限的。 《死亡空间》游戏画面当年的Visceral Games一定没有想到,他们能做出这样一款游戏——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他们确实是一家EA的工作室,并不是EA从什么旮旯角落里收购而来的,而是他们原本就属于EA。 Visceral Games最开始的Visceral Games叫做EA Redwood Shores,隶属于EA Games,做的游戏也非常“EA”,比如“老虎伍兹巡回赛”与“007”系列这样的游戏。但Visceral Games的老大Gl

    2019-10-13 21:04:18
    0 银河正义使者
  • 前段时间,沼雀老师的工位在编辑部里总是惹人注目的,每个奔波于饮水机和厕所之间来解决喝进去与放出来问题的人,总是会在那里驻足个三两秒——如果沼雀老师的电脑正好显示着桌面,往往这时来人就会和沼雀老师交头接耳起来,不时发出两声暗骂和讪笑,仔细听,话题总是逃不开”暴雪“”女王“和”废物“这几个关键词。且不论沼雀老师把希尔瓦娜斯喊出“部落都是废物”的画面用来做桌面的行为,是不是精神方面出了某些问题,但这确实引起了我们的思考。于是,我们打算和你聊聊。聊聊那些你玩过最烂的游戏剧情——无论是让你失望至极还是破口大骂的。沼雀:既然是写周话,那么就有一个OK的平台可以和各位分析一下弗洛尔这个人到底搞了些什么。先说个结论,他过于重视结果,而忽视了过程本身产生的影响,最终失去了对人物的控制。 先说几个基本点,有些故事在设计阶段并不是从

    2019-10-13 16:00:24
    0 银河正义使者
  • 《天龙八部》陪伴了我们多久呢?那似乎是个久到都难以想象的时间。回首一下,却发现它依然有着勃勃生机,就好像昨天才刚刚公测一般。作为《新天龙八部》的首届嘉年华,同时也是第二届无差别PK赛天下会武总决赛的比赛现场,畅游带给我们的惊喜总是令人惊讶的。比如那个从九年前为《天龙八部》唱出一首“半城烟沙”的才子许嵩也来到了现场,从“半城烟沙”到“天龙八部之宿敌”再到这次的“雨幕”,许嵩从网络歌手逐渐走向主流乐坛,而《天龙八部》也走向《新天龙八部》,将“侠”这个字在电子游戏中演绎到了极致。这次的第二届无差别PK赛天下会武总决赛,在经过数小时的不间断激情作战后,终于在苏州完美落幕。子衿军团ゞ从四强激战到终局之战,一路的披荆斩棘,最后成就了新的江湖传奇——摘得了最后的王者桂冠!而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恭喜雷霆总部、子衿团队和醉梦仙霖分

    2019-10-13 13:44:53
    0 廉颇
  • 作为一个游戏制作人,如何更好地打出自己的名头,“做”出一个“高大上”的人设从而帮助作品宣传,好像是一件稳赚不赔的事,可这条规则并不适用于所有游戏制作人。有些制作人仿佛更喜欢用作品说话,甚至一点人设都不“做”,在社交媒体与粉丝的互动更是普通到了极致,就像村东头永远坐在树下扇扇子的大爷一样那么可亲。而今天作为的主角,就是这样一位“平凡”过了头的游戏制作人——日本知名AVG制作人打越钢太郎。

    2019-10-13 09:52:02
    0 木大木大木大
  •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荣誉勋章》重启之作归来。 《荣誉勋章》提起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话,除了《大白鲨》、《夺宝奇兵》、《外星人E.T.》、《侏罗纪公园》与《辛德勒的名单》等等知名电影作品以外,你还能想起什么?你可能会想起非常多的东西,比如他是奥斯卡的常客,又比如他是比尔·克林顿的好友。 史蒂芬·斯皮尔伯格但你可能会忘记,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还是一个非常热爱游戏的人。这里的热爱并不只是单纯的玩游戏——当然也并不是指他拍了《头号玩家》,而是说他热爱参与游戏的制作。而其中最为著名的,一定是上个世纪末期由他担当设计师而诞生的《荣誉勋章》。 《荣誉勋章》在那个年代,“荣誉勋章”系列牢牢地坐稳了二战FPS游戏的第一把交椅,直到制作了《荣誉勋章:联合袭击》的2015工作室集体从EA出走,成立了Infinity Ward并拿出

    2019-10-12 13:23:58
    0 银河正义使者